墨尔本:黄赌毒俱全,凭什么全世界最宜居

没到墨尔本之前,我以为这里是一幅「维多利亚式」的优雅图卷:人们裹着长风衣,或匆匆行过枫叶飘飞的街头,或安然坐进路边小馆享用一份早餐,任咖啡的香味在空气中氤氲弥散。



到了这里我发现,花臂和刺头可能比风衣更多;比起咖啡的香气,二手烟的味道更浓烈;流落街头的无家可归者,也比我在布里斯班所见多得多。

在这座城市:吸毒是合法的(贩毒违法)赌博是合法的,CBD标志性建筑之一就是南半球最大的赌场——皇冠赌场;色情是合法的,全球唯一一家成功「上市」的妓院(Daily Planet)就在这里。但它却连续多年被联合国人居署、经济学人、福布斯公认为『全球最宜居城市』

凭什么?

我很好奇。所以试着在与它初相遇的这一周里,寻找答案。

☆ 这座美术馆,我想让所有的孩子都来 ☆

墨尔本是一座非常适合「自由行」的城市。

市区范围内集中了绝大部分的景点,彼此间大概是步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的距离。而且在市区内乘坐电车,是免费的。免费的范围,南北向大约是从弗林德斯大街车站(Flinders Street Railway Station)到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东西向从旧国会大厦(Parliament House)到墨尔本之星摩天轮(Melbourne Star)



不过,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NGV)恰好不在此列。它横跨亚拉河两岸:澳洲馆地处联邦广场,更负盛名的国际馆则坐落在南岸。因为时间关系,我只去了向往已久的国际馆。这座澳大利亚最大、最古老的公立美术馆,藏有世界级艺术珍品七万多件,包括毕加索、莫奈等顶级画家的作品。



我去的时间很巧,赶上了 NGV 的「三年展」。除了馆内原有的藏品,「三年展」还展出来自全世界32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位现当代艺术家和设计师的杰作,覆盖科技、建筑、动画、表演、电影、绘画、素描、时尚等领域。

观展是一次全程都在 WOW 的体验。

进门第一件作品,就是中国艺术家徐震的「涅槃永生佛」。全长15.8米,结合了汉唐敦煌莫高窟的卧佛和十几尊举世闻名的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新古典时代雕塑。官方介绍这件作品展现了人类文化的融合,让文化超越了历史和差异。但也有人说,这些雕塑的原型大多被保存在「他国」而非本国,是人类殖民和暴力历史的体现。

我不想评价。我只知道,当我凝视大佛,心头涌起非常复杂而难以言说的感受。But I truly appreciate.



如要细说这个「三年展」,我得另开一篇文。所以这里只讲 NGV 最打动我的一点:这里的艺术并不高高在上,而是活生生的,时刻与人互动。

从一楼大厅草间弥生的「花の迷恋」开始,观众被邀请在入口处领取一朵花,随心所欲贴到除了窗户之外的任何地方。观众不仅是这件作品的欣赏者,也是创造者。


这件作品旁边的房间,就是 NGV 的儿童专区。「三年展」期间,这里的墙面被改造成一个儿童专属的互动展览「We Make Carpets for Kids」,邀请孩子们用常用的普通材料,创造自己心里的挂毯图案。



而如此美丽的羊毛地毯,竟允许参观者躺在上面,从屋顶的镜面欣赏自己与这自然景观的结合。这条地毯展现的是阿根廷最后一条『自由流淌(无大坝)』的河流——圣克鲁斯河(Santa Cruz River)。如果你躺在上面,会想起什么呢?


另一个我很喜欢的作品,是teamLab的「移动和漩涡」。在这个全黑的四周镜面房里,人的移动会触动传感器,从而在地面上产生追踪漩涡;而「漩涡」在自然界中无处不在:大气、海洋,人类所到之处,必有回响。



如果可以,我真想泡在这座美术馆里一天,两天,很多天。这座馆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艺术和平凡生活的联结。我们为什么需要艺术?因为它为我们的灵魂与现实世界架起了一座「桥梁」,启发我们去思考『存在的意义』。

☆ 图书馆和旧监狱 ☆

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是墨尔本第二个让我想待着不走的地方。

且不论这里的藏书和美妙至极的「阅览室」,仅这里的主题展览就让我流连忘返。



在主题展「书的世界」(World of the book),我看到了有生之年所见最古老的一页书——公元前3400年,苏美尔人刻在泥板上的楔形文。这里忍不住要唱两句周董的歌:“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几十个世纪后出土发现/ 泥板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泥板上的字迹真的清晰可见,只不过写的不是情书,是纳税记录。


除了展览,州立图书馆还为公众举办许多活动。比如给3-5岁孩子的「故事时间」,鼓励8-12岁孩子为国家建言献策的「儿童党」等等。如果我有孩子,大概每周都想带他/她来这吧。

州立图书馆对街不到50米就是墨尔本旧监狱(OldMelbourne Gaol)。这座三层建筑非常的黑暗和压抑,曾关押、处决了澳大利亚短暂历史上最著名的罪犯们。来此参观的外地游客不多,大部分是带着孩子来的本地家庭。

时间赶巧,我被朋友拽出囚室时,正好碰上「老法庭」的开放时段,于是跟着一群小朋友鱼贯而入。工作人员播放了一段录像,是对曾在这里工作的法官的采访,让我印象深刻:法官们细数的不是法律的尊严,而多是历史上错判的案子。他们反复在说,「审判」这件事不止是在维护法律和民众,同时也会深刻地改变案件中人和其家庭的命运。

执法者手中所握,是盾牌也是利剑。

听到这里,我有些明白为什么本地家长会热衷带孩子来这里了。事物的一体两面,光明与黑暗相生。这个道理,越早明白越好吧。



出监狱东行五分钟,就可以到皇家展览馆(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卡尔顿园林和墨尔本博物馆。皇家展览馆是澳大利亚至今唯一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建筑,墨尔本博物馆也非常精彩。



☆ 大洋路,小火车和葡萄酒 ☆


除了在墨尔本市区转悠,我还去了打卡了企鹅岛大洋路布莱顿海滩丹顿侬山亚拉河谷的葡萄酒庄。是找当地旅行社报的各种一日游,省了自己开车的麻烦。

其中最喜欢的是丹顿侬山一日,沿途风景很有特色,行程也不累。先是途经布满彩小房子的布莱顿海滩。



然后抵达丹顿侬山,体验了一把有百年历史的蒸汽小火车。



最后到亚拉河谷一家据说产区内Top 3的酒庄,花9澳币品了5种葡萄酒。吹着午后的小风,看着天空下的葡萄园,非常惬意。如果到得早些,还可以在酒庄吃顿Brunch(早午餐),菜品的价格比市里同等级餐厅要平不少。墨尔本有些英文的一日团,就是专门带人品酒的:从早到晚,喝遍亚拉河谷最棒的酒庄,想想也是不错。



大洋路是可以玩两三天的地方,一日行遍要坐8个多小时的车,而且只能打卡最著名的「十二使徒岩」,连它隔壁的「吉布森步道」都来不及走一走。


这些举世闻名的景点不仅是供世界各地游客拍「游客照」的地方,更是给当地居民「生活」的地方。不少当地人的日常是牵着狗到这个国家公园散步,甚至有人的牧场就在公园一角。


这里美得随手一拍就像幅油画一样。



能生活在这里,饭后到这里遛弯,真的是件幸福的事吧。

☆ 开头的问题,你有答案了吗 ☆

现在来试着回答:墨尔本凭什么问鼎『全世界最宜居城市』。

嗯……这里的公共教育资源很棒。美术馆、图书馆、各种博物馆日夜不停地向所有公众提供文化和精神的飨宴。无论何人,都能在这里,只凭对知识的渴望,获得通行学海的指引。


这里的自然环境很棒。人与自然的矛盾,因为地广人稀的关系,并不那么突出。生活在这里的人,离大自然的怀抱,是近一些。

还有一点,大概是这座城市的包容,用它自己的话来说,是『Celebrate Diversity』。墨尔本街头,华人多到一度让我觉得自己是在香港。但在唐人街,西方面孔却比华人更多。听到街头艺人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蓝眼睛的小青年们手舞足蹈得比旁边的华人大叔还 high。

多民族的文化,在这里交融。频繁的接触增进了「了解」,而了解唤起了更多的「尊重」。因为尊重彼此的差异,尊重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比较容易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光明磊落,不必粉墨。



但是这样的自由,也不是百分百美好。吸毒和赌博同样被视为个人的生活方式而被尊重,背后隐藏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政府在其中保持着微妙的沉默:支撑着这座城市一流公共服务的资金,有多少是来自博彩业缴纳的税金呢?

光明与黑暗相生,川普对你一笑。



最后的最后,墨尔本还有很多好吃的。这里写不下了,欢迎大家关注墨尔本BL同城交友约炮平台。

52 views0 comments